华南师大原外聘专家质疑科研经费遭挪用

10月24日,《科学》杂志公布了特约编辑马拉·哈维斯坦德尔撰写的一篇文章——《敢问钱在何方》,文章指出,一位来自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由华南师范大学引进的“千人计划”教授乌尔夫·莱昂哈特(Ulf Leonhardt)质疑其研究经费遭挪用。

双方目前已经终止了合作合同。莱昂哈特对中国青年报记者称:“不只我被愚弄了,政府和资助部门也被愚弄了,从长远来看,他们将为科研腐败、滥用研究经费付出惨痛代价。”

华南师范大学未对中国青年报记者作出明确表态,在最新的官方回应中,发言人称:“为了更好地体现客观真实性,现还在做进一步的核实。在进一步核实之前,不便接受采访。”

受到邀请

莱昂哈特是一名理论物理光学学家,主要从事变换光学、量子光学、超分辨成像方面的理论与基础应用研究。2000年起,莱昂哈特在圣安德鲁斯大学物理和天文学院任讲席教授,并在以色列魏茨曼研究所任职。

2011年4月8日,莱昂哈特参加了在杭州召开的一次会议,由浙江大学光及电磁波研究中心研究员马云贵负责接待。马云贵随后将莱昂哈特介绍给了该中心主任何赛灵。

“何赛灵和我讨论有没有可能到他在广州的新研究所做一个访问教授。我们大致谈妥了工资水平和研究资助,他提出了我们应该申请‘千人计划’和广东省‘领军人才’项目。”在回复中国青年报记者的邮件中,莱昂哈特回忆道。

莱昂哈特所说的新研究所即华南师范大学华南先进光电子研究院光及电磁波研究中心(以下简称“光电中心”),成立于2011年年初。何赛灵在该中心担任兼职教授。

“根据我的合同,我需要每年在光电中心工作3个月,可以获得40万元的年工资。但我没有收到正式的工资单,因为光电中心的秘书说兼职工作没有工资单。”莱昂哈特说。

当年8月底,莱昂哈特来到广州,待了5天,到访光电中心并参观了华南师范大学和广州市。

2012年3月,广东省“领军人才”项目在北京举行面试,莱昂哈特与何赛灵、马云贵以及华南师范大学人事处处长参加了此次面试。“何赛灵做了PPT,原本他来讲,但是评委会坚持要我来讲。”莱昂哈特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此后,在《科学》的报道中,马云贵称这两份项目的申请书主要是由他撰写。

6个月后,莱昂哈特携夫人一起参观了华南师范大学和光电中心,莱昂哈特与光电中心正式签署了工作合同。他的夫人嘉纳·西尔伯格,是一名工商管理博士,此次参观,光电中心考虑为她提供一份国际事务助理方面的工作。

其间,莱昂哈特的“千人计划”和广东省“领军人才”项目均已通过。华南师范大学官方网站发布了莱昂哈特入选第七批国家“千人计划”的消息,属于“创新人才短期项目”,“受聘我校后将深入进行特异介质等新型光电器件方面的理论和应用研究,争取在隐身与超分辨成像等领域取得突破”。

公开资料显示,“千人计划”项目全称为“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主要是围绕国家发展战略目标,从2008年开始,在国家重点创新项目、学科、实验室以及中央企业和国有商业金融机构、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为主的各类园区等,引进2000名左右人才并有重点地支持一批能够突破关键技术、发展高新产业、带动新兴学科的战略科学家和领军人才来华创新创业。

据《人民日报》今年6月报道,2008年以来,10批“千人计划”共引进4180余名中外专家。前三批“千人计划”高层次外国专家到岗率为82%。

广东“领军人才”项目是广东省最高层面的海外人才引进计划,起步早于“千人计划”,已连续实施4年。对入选的“领军人才”,省财政资助每人500万元的专项工作经费和100万元补贴。

官网介绍称,莱昂哈特教授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身份在《科学》、《自然》、《自然材料学》等顶级杂志上发表论文多篇,被认为是开启现代变换光学和完美隐身研究的两位奠基性人物之一。

莱昂哈特和夫人西尔伯格与光电中心签署的合同均为期5年。《科学》报道,西尔伯格的工资为每年8万元,每月支付,当莱昂哈特在广州工作期间,西尔伯格担任光电中心国际事务助理。

莱昂哈特加入华南师范大学后,他的工作两次入选华南师范大学“十件科技大事”。例如,2012年的“十件科技大事”中第七件“获批NSFC-广东联合基金、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团队项目等重要科技项目”,“华南先进光电子研究院乌尔夫·莱昂哈特教授获广东省‘领军人才’项目资助,经费600万元。”

“2013年度十件科研大事”的“事件八”中,“‘千人计划’入选者、广东省领军人才乌尔夫·莱昂哈特教授在《Nature》杂志发表题为‘Cloaking of heat’的文章,这是以我校为第一署名单位首次在《Nature》杂志上发表论文。”

发现疑点

莱昂哈特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2013年1月,他开始在光电中心工作,最初短暂工作了5天。

2013年6月2日,莱昂哈特和西尔伯格抵达广州,在光电中心开始了每年夏天3个月的正式工作。他的研究方向是 “卡西米尔(Casimir)力”(一种源于电磁场的量子真空起伏的力——记者注)。这段工作一直持续到8月15日,其间包括数次参加国际会议。

正是在此次工作中,莱昂哈特和西尔伯格产生了怀疑,认为属于他的津贴和西尔伯格工资中的很大一部分被挪作他用。他们特意聘请了律师调查此事。通过律师,莱昂哈特与西尔伯格发现了合同中的许多问题以及光电中心变相采购设备。

莱昂哈特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解释了4点发现,包括:合同问题、挪用研究资金、隐瞒“千人计划”资助以及隐瞒税费。

“最初引起我们怀疑的一个原因是一张税单。此前,华南师范大学写信给我说‘领军人才’项目的100万元补助是税后。这说明已经纳税了,但是当我们去税务局拿税单时发现,上面并没有100万元的税款记录。所以我们怀疑在税务上有问题。”莱昂哈特说。

中国青年报记者获得了一份莱昂哈特的“个人所得税完税证明”,是2013年1~6月的纳税单,为36770元,名目为莱昂哈特2013年1~6月每月的工资,没有关于100万元补助的情况。

合同问题则是双方产生分歧的根本原因。中国青年报记者未能获得双方所签订的合同,莱昂哈特以内有私人信息为由拒绝提供两份完整的合同,华南师范大学亦不予提供。

根据《科学》杂志报道,莱昂哈特的合同包含中英文版本,西尔伯格发现,中文版本包含一个额外的条款:莱昂哈特为中心工作的总时间将达到6个月,其中3个月在广州、3个月在海外。英文版本则表示工作时间在3个月以内。

莱昂哈特希望删除这一条款。此后,合同进行了一次修订。光电中心在其中插入一则声明,表明英文版本优先于中文版本。但在中文版本中,这一条款没有删除,“只是用汉字代替罗马数字6”,《科学》称。

2009年《广东省引进领军人才评审暂行办法》规定,引进“领军人才”的评审对象,须具有良好的道德品质,年龄一般男性不超过60周岁,女性不超过55周岁,来粤工作不少于3年,每年在粤工作时间6个月以上。

挪用研究资金则指的是光电中心使用“领军人才”的500万元专项科研经费购买了其他设备。《科学》报道称,在莱昂哈特来广州工作之前,光电中心已经使用了莱昂哈特的“领军人才”项目的研究资金,购买了包括直线电机驱动平台和控制器、单色器、激光器和四台笔记本电脑,总计约71万元。

莱昂哈特则称,他以为大部分经费将用来支付他的工资和其他花费,包括交通往来和理论研究需要建立的同行联系。

在对《科学》的回应中,光电中心一研究人员称,这些设备是为团队里的其他研究人员提供的,并且500万元研究经费中有270万元用来为“超分辨率显示和材料”课题购买相关的设备。

中国青年报记者查询到,《广东省引进领军人才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专项资金的使用范围包括项目研发经费、项目管理经费、聘用人员经费、住房补贴经费。办法要求,经批准下达的工作经费和住房补贴,由财政部门分别拨付给用人单位和领军人才个人账户,由用人单位负总责。

“工作经费由用人单位根据领军人才在研项目的实际需要,与领军人才共同研究确定工作经费的安排使用。”办法第17条明确规定。

何赛灵在接受《科学》的采访中称,光电中心使用科研经费经过莱昂哈特授权同意。但莱昂哈特否认了这一点。

莱昂哈特提供了一份2012年9月他签字的光电中心授权书,包含中英文版本。其中,中文写道:“财务处:由于本人经常出差,将本人负责的经费项目( ),于本人不在广州时,授权于华南先进光电子研究院光及电磁波研究中心的李军老师签字有效,有效期为五年:2012年10月8日至2017年10月8日,授权从2012年10月8日开始生效。”括号内为空白。

英文版的原文则是:“我授权李军教授在我不在时签署部分资助财务方面的文件。李军教授是华南师范大学先进光电子研究院光及电磁波研究中心的行政主任。授权日期为2012年10月8日至2017年10月8日。”

“我被欺骗了,英文版里条款是完全无害的,但我并不知道中文版本里,光电中心可以全权掌控那些经费。直到律师指出我才了解这一点。”莱昂哈特说。这份授权书于2013年12月5日被解除。

但须指出的一点是,国内大多数科研项目都有经费分配的硬性规定。中国青年报记者注意到,按要求,“领军人才”项目管理经费须在省财政下达工作经费总额的15%以内安排使用,聘用人员经费的比例是在30%以内。照这样计算,包括设备经费在内的项目研发经费的比例,最多不可能超过总经费的55%。

莱昂哈特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光电中心还隐瞒了“千人计划”的50万元补助。在合同生效后的两个月,西尔伯格仍没有收到工资。莱昂哈特向光电中心询问后,过了段日子,光电中心的行政秘书将50万元人民币以“免税补贴”的名义转入莱昂哈特的账户。

莱昂哈特称没有人解释这是“千人计划”补助,并且西尔伯格5年的工资只有40万元。《科学》称,不久后,他们把多余的钱退回。根据“千人计划”项目的相关政策,中央财政给予“千人计划”短期项目引进人才每人50万元人民币的补助。

解除合同

在发现这些问题后,莱昂哈特和西尔伯格请律师进行协调,明确各项费用,但最终他认为“调解无效”。2014年1月15日,莱昂哈特向华南师范大学及光电中心寄去终止函。同时,向“千人计划”项目的主管单位和广东省“领军人才”项目主管单位去函要求停止拨款。

莱昂哈特提供的《终止合约》中称;“本函件旨在通知贵校,乌尔夫·莱昂哈特教授和嘉纳·西尔伯格博士立即终止其二人与华南师范大学订立的各份合约。”

至于终止的原因,函件中写道:“贵校未经乌尔夫·莱昂哈特教授的授权便动用广东省‘领军人才’项目的和‘千人计划’的款项购置物品。该等购置行为是基于乌尔夫·莱昂哈特教授按要求签的授权文件作出,而该授权文件的中文版本严重偏离其英文版本。”

“乌尔夫·莱昂哈特教授一直被牵扯到与其聘任事宜毫无关系的研究项目中。从其合约生效至今,其在贵校唯一的研究是和罗斌博士研究卡西米尔力的理论,而该研究只需要一台电脑而不需要任何其他设备。”

“乌尔夫·莱昂哈特教授在贵校的光及电磁波研究中心工作的主要目的,如其合同所规定,仅在于帮助贵校在公共领域建立世界级的研究项目。”

2014年6月,华南师范大学同意终止合同。10月9日,莱昂哈特的广东省“领军人才”项目终止。中国青年报记者尚未在管理办法中查到任何关于项目终止或取消的规定。

说法各异

在采访中,中国青年报发现双方的描述存在很大的差异。

“合同、研究计划与研究团队,这一切都是假的,但拨下来的钱是真的。研究结果也是假的,华南师范大学将我在《自然》的‘新闻和观点’板块上写的一篇文章列为学校在《自然》上的第一篇研究成果,但这只是一篇对他人研究的新闻观察。”莱昂哈特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在给《科学》的回应中还说到光电中心“研究环境乏善可陈”。

根据光电中心的官网,在“研究成果和实力”一栏是这样介绍的:“中心团队成员共拥有多项国际专利、发表有1000余篇高水平期刊论文”,“获得过多项国际奖项和荣誉”,“团队承担广东省创新科研团队、国家‘863计划’课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等研究项目,具有雄厚的科研学术实力及科研经费支持,近3年以来采购的先进设备近6000万元。”

华南师范大学光电中心的多位相关人士未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的采访。记者曾多次拨打马云贵的办公电话,但无人接听。光电中心行政副主任李军表示,此事由华南先进光电子研究院党总支书记兼副院长贺浪萍统一回复,他个人不作回应。

此前,华南师范大学在回应《环球时报》英文版时称,《科学》的报道属于“恶意诋毁”,“这些指控完全背离事实”,以及杂志的报道立场严重偏颇。

对于《科学》杂志的报道是否属实,何赛灵没有正面回应,“清者自清,八卦没意义,我没兴趣,也没时间”。 

现年48岁的何赛灵,本人就是国家“千人计划”入选者。此外,他还是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讲座)、国家杰出青年基金(海外)获得者,美国光学学会会士、国际光学工程学会会士。

在科研领域,何赛灵的实力不容小觑。官网介绍称,何赛灵已发表500多篇SCI文章,最近每年论文被引用达千次,第一作者著有由牛津科学出版社1998年出版的英文国际专著等,并获得发明专利20多项。担任美国光学学会一份顶级专业期刊的编辑。

贺浪萍未对《科学》的报道作出评价,他是光电中心负责此事的发言人。10月30日,他称,学校领导正在审阅一份此事的有关报告,将有一份新闻通稿提供给媒体。但截至发稿前,记者仍未获得通稿。

本报北京10月30日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