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投毒案受害者父亲:无法接受道歉望维持原判

据新华社电 一审宣判九个多月后,复旦投毒案二审8日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黄国强来自四川,林尊耀来自广东。为了日夜牵挂的孩子,他们再次踏上伤心地——上海。

林父喊儿子“坦白”

上午十点,林森浩被带上法庭,他低着头,没有看父亲一眼,匆匆而过。旁听席上,林尊耀却忍不住潸然泪下。他摘下眼镜,默默擦去涌出的泪水。

从2013年农历春节至今,林尊耀只在法庭上见过儿子,并且大多时间看到的都是后背,也没有和儿子说过话。“他在第一次开庭被带进来时看过我。但后来不知怎么回事,总是低着头进,低着头出。”林尊耀说完,深深地叹了口气。

受害者黄洋的父亲黄国强穿着儿子为他买的羽绒服,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坐在法庭另一边。每当庭审提及林森浩加害黄洋的细节,他总是红了眼眶,又默默咽下泪水。身边,妻子靠着他,早已泪流不止。

在公诉人讯问林森浩的环节中,林尊耀不止一次大声用家乡话喊,直到被审判长警告如有下次将被逐出法庭。后来他告诉记者,他是想让儿子“大胆地把知道的一切说出来”。

黄父称无法接受道歉

为了跑案子,黄国强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上海。

一审宣判后,两位曾在上海碰面。据黄国强回忆:“我们在旅馆附近碰到了,我和黄洋妈妈马上回到旅馆去。在值班室,我们把门关上,不愿和他谈。因为黄洋妈妈看见他就想起黄洋,很伤心,我的心情也很烦躁。而且,透过门我们看见一个年轻人拿出手机在拍照,感觉像在作秀,目的性、功利心太强。我当时就给110打了电话,也给黄洋的同学打了电话,希望他们过来将林森浩的父亲带走。”

此后,林尊耀和亲人两次去黄国强家道歉。“有一次,我们去那住了几天,每天赶着早中晚的饭点去敲门,都无人应答。”

黄国强则表示,确实不在家,“但就算在家也不愿意见他们。虽然我们对林森浩的家人没有敌意,也很同情他们,但实在无法接受他们的道歉。”

案子对两家打击很大

林尊耀以前在私营小厂里做技术工管理,后来下岗多年。如今,他守着一个十来平方米的小杂货店,和妻子与一个女儿过活。“小儿子还在读书,学费由两个已经出嫁的姐姐负担。”林尊耀说,原本性格开朗活泼的小儿子如今也是沉默寡言,时常把自己锁在房间。

“出事后,我感觉天都塌下来了。我命苦。弟弟现在读的专业不好找工作,哥哥会读书,又出事。我们岁数都很大。他妈妈生病,每天要服药,对以后的生活非常担忧。”林尊耀说:“现在只是希望法律能作出公正的判决。”

儿子出事前,黄国强在儿子母校荣县中学做临时宿舍管理员。现在,他和妻子能领到计生部门的失独补贴,每人每月300元。加上妻子的退休工资,勉强度日,因为其中的大部分要用来给妻子买药治病。“洋洋是全家的希望,也是独子。我们相信依法治国,相信法律是公正的,希望维持原判。案子哪怕再长,我们都要坚持下去,惩凶追责!”

(原标题:两家“苦撑”等待最终判决)

编辑:SN098


争先恐后表态周案恐有猫腻

周永康被开除党籍、移送司法的消息传来,多个省市纷纷表态支持中央的决定。争先恐后表态的场面,与两年前薄熙来被查时几乎一模一样。每每看到这种抢着表决心的场景,我都觉得别扭。抢着表态拥护反腐的人群中,混杂着不少大老虎和苍蝇。


习大大访后记:拉美新时尚

除了让中国品牌、中国文化走进拉美,习大大也为拉美带去了不少基建、金融方面的投资,此外也带火了不少拉美品牌。大大访问过的阿根廷“共和国庄园”,有一款葡萄酒现在受到国内不少人的热捧,更有阿根廷酒庄庄主组团到中国考察市场,大大的品牌效应果然不俗。


讨论人治时别用伪问题掩盖

在法治根基极其脆弱的环境中,谈不要过度追求法治,这跟一个快饿死的人谈营养过剩的风险有什么区别?在人治仍在很多地方制造着罪恶、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现实下,谈人治的好处和不可或缺,这跟一个营养过剩的人谈增肥的必要有什么区别?


“我没什么价值观”很可怕

看待复旦投毒案,现在就应从林森浩那句“我没有价值观”重新开始反思。没有价值观,就难有是非观;没有是非观,源于没有正确价值观。在这个价值多元的时代,必须要清醒认知到,做价值判断是有前提的,那就是至少要建立在分清是非黑白的基础上,要建立在公平正义的底线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