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民吐槽宽带网络掉线挺搓火 看视频巨慢很悲催

今天节目一开始,我们先来看一下反馈,昨天《焦点访谈》播出了“任性的执法”,报道了吉林省珲春市的三位当事人被错判,无罪释放后,又无法及时拿到被扣押财物的事件。节目播出以后,延边州委州政府及珲春市高度重视,当夜研究决定,对节目当中所设问题进行全面整改,成立案件调查处理工作领导小组,对案件重新进行全面梳理,对节目当中所反映的推诿、扯皮等作风建设方面的问题进行调查核实,坚决予以纠正,对违法违纪的办案人员严肃追责。当地表示,将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对涉及的问题不回避,不掩盖,积极向社会公众做出正面回应。

来看今天的节目。最近一段时间“家庭宽带、提速降费”的话题,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家庭网络的情况到底如何?宽带网络运营商的服务到底怎么样?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近日走访了北京的多个小区进行调查。

解说:

这几年,住在北京市朝阳区双桥某小区的田先生一直为一件事怄气,那就是网速。

小区宽带用户 田先生:

天天网络就是卡、顿、慢,像找维修的来了好多次,但是效果都不大,非常影响,有时候正看着新闻呢突然就断了,就没了,很着急,调别的台别的台也是这样。

解说:

和田先生有着同样困扰的,还有艾女士,她在北京市朝阳区的一栋商住两用楼里,租用了一套三居室,作为公司的办公用房。当时选用的是物业指定的宽带运营商,缴纳了一年的费用之后,艾女士和员工们才发现,这条网络连最基本的办公需求都无法保证。

企业宽带用户 艾女士:

打开网页特别麻烦,特别不好,一天都没办法发邮件,都特别慢。

宽带用户:

有时候还掉线,这个挺搓火的,看视频或者下载视频的那个巨慢啊,巨慢,很悲催。

解说:

号称可达50兆,100兆的家庭宽带,一年下来费用却比大运营商,10兆、20兆的宽带便宜几百元,日常生活中,类似内容的小广告随处可见,看到这些广告后,不少消费者都会心动,然而购买服务之后,才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儿。

搓火、巨慢、悲催,都是常有的事。那么这些消费者家中的网速到底是不是根本就达不到运营商许诺的速度呢?记者把专业的检测人员请到了他们家里进行检测。检测结果表明,在夜晚8点到11点之间,被检测的3位消费者使用的网速,只能达到宽带运营商许诺网速的1/2,甚至是1/4。

网络安全专家 边陆:

举一个例子来说,比如说我一栋楼上有10个用户,如果按照运营商提供的,比如说50兆的网络服务的话,50兆乘以10个用户大概就是说需要500兆的总带宽,但是实际上运营商从成本的角度上来说,不会真的给你接入完全的500兆的带宽。

解说:

原来,不少运营商承诺的50兆、100兆,并非是你单独所有,而是多家共用。目前,我国宽带运营体系除联通公司和电信公司等一级宽带运营商外,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二级、三级宽带运营商,以及小区宽带运营商,他们从上一级宽带运营商手里集中购买一定数量的宽带,然后再转售给宽带用户牟利,极大摊薄宽带公司的运营成本。

比如,一家运营商在包了100兆之后,再往外分,每人10兆的话,可以分给10个人,每人1兆的话就可以分给100个人,这样共享。如果说这100个人只有10个人在上网的时候就能够保证网速,但如果100个人都在上网的话,这个速度就达不到了。

记者:

哪些运营商的网络可能会出现这种几家公用的情况?

某网络运营商工作人员:

基本上所有运营商都会存在这个问题,越小的可能这种情况出得越多。

解说:

当发现带宽无法达到网络运营商许诺的速度后,一些消费者会选择退费,换一家网络运营商,可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家住北京市和平里某高档社区的黄先生,在2007年入住这里时,安装的是开发商指定的中国铁通宽带,但在2008年中国铁通的宽带业务并入中国移动之后,黄先生家里的网络就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例如,下载速度变慢、不能再使用远程监控等功能。在三番五次与运营商、工信部交涉后,今年5月14日,中国移动向黄先生表示,同意为他办理退费,黄先生可以选择其他运营商继续为自己提供服务。听上去似乎问题解决了,但当黄先生再找新的宽带运营商安装宽带时才发现,大麻烦还在后头。

小区宽带用户 黄先生:

问题是我根本用不了别人家的,我只能用你们家的,因为我这小区进不别家的宽带。

解说:

原来,早在2007年小区建成入住时,开发商就只允许中国铁通一家运营商进入为业主提供服务。

记者:

为什么这小区,还算一个比较高档的社区,只有这么一个家能选呢?

物业管理人员:

那就不知道了,它因为现在那个不好进去,如果说重新拉线的话,还得重新房上打孔,不好进去。

解说:

由新的宽带运营商在小区安装布线,有那么麻烦吗?记者以安装宽带的名义咨询了另外几家网络运营商。

某网络运营商工作人员:

您的地址没有覆盖联通宽带线路,没有办法装。

记者:

那如果物业同意的话你们就能进来是吗?

某网络运营商工作人员:

是的,没错。

记者:

这个需要成本投入吗?

某网络运营商工作人员:

只要小区愿意的话,这边可以过去安装的。

某网络运营商工作人员2:

只有跟物业有合作的情况下才能够把我们的设备放进去,才能够安装的,如果说那个小区里面物业没有同意,我们设备进不去。

解说:

于是,在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的这座高档公寓楼里,铁通就成为开发商引进的唯一的有线网络运营商。而这一纸协议,也保证了铁通在前期铺好管线之后,获得了整个小区200多户的客户源。调查中,记者发现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一些开发商或物业公司为了省钱省事,就直接引进某一家运营商,用联合出资或运营商单独出资的形式,来修建楼盘内的网络管线。

家住广州金沙洲某小区的不少居民,在一年前搬入这个新楼盘后,却发现自己原来的宽带账号无法迁入新居,原因就是楼盘在新建之初,已经与某运营商签订了排他协议,而且还没有留出升级线路的位置。

广州某校区宽带用户:

我们那栋楼被(运营商)承包的,不买也得买,买也得买。

解说:

宽带安装布线的难度并不大,难就难在小区物业的这道坎,一个宽带运营商包圆一个小区,想换其他家,没门。那么,物业管理公司对于开放宽带运营商接入,为什么如此没兴趣呢?业内人士直言,最大的原因还是钱作怪。

某网络运营商工作人员:

主要是看谁下手比较快吧,比方我物业跟联通关系好,联通跟我关系好,中间有利益,别人都进不去,只有进联通的。

解说:

宽带服务商要想进入小区,要么替开发商支付入户成本,要么就是将后期的用户宽带费和开发商或者物业分成,反正是要用钱开路的。而一旦某家宽带服务商付钱了,往往也会同时和小区签署排他协议,以免利润被分薄,于是小区宽带的垄断就这样形成了。

某网络运营商工作人员:

我相信三家电信公司的接口一定是标准的,那么开发商根据这个标准来做对外的小区整个对外电话网络的接口,这样实际上连谁进来都不是问题。

国家行政学院信息技术部主任 丁文锋:

我感觉到最根本的措施还是我们应该消除这种(垄断)行为,要把这个网络像水电气这样一些基础的建设一样,把它拉到整个国家总体的建设法规里面去,尽快出台我们的电信法,对老的小区也要进行改造,这是咱们国家整个信息化里面很重要的基础设施。

主持人:

在网络运营商的种种乱象当中,层层转包、垄断经营已经成为了固疾,很多大城市的住宅小区被某家网络运营商垄断,只能够用他的服务,其他公司即使价格低服务好,消费者也无法选择。垄断经营自然就难有优质的服务,而要打破这种垄断,不仅要涉及到网络运营商,还涉及到小区物业,甚至是开发商等各方的利益,但是只有打破利益的藩篱,小区宽带才能真正实现无障碍的互联互通。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谁是人民日报上的权威人士?

这个词今天火了,因为昨天的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和二版头条,专访了一个叫“权威人士”的人,谈当前经济形势。这两天股票坚挺,皆大欢喜,侠客岛当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知道也不告诉你,不过权威人士是谁,倒可以聊一聊。这个,我们熟。


教师应为遭暴打学生主持正义

孔德政被打后,其同学即赶赴派出所讨说法。此举应该当义举看,我真心为这些同学点赞。但老师的表现则适得其反。班主任李老师不但将同学全部从派出所喊回来,告诫称不要再参与此事,而且把一名参与去派出所的学生家长喊到学校进行指责。


不必夸大监狱廉政教育的作用

官员参观监狱之际,通常颇受震撼,但这种震撼未必能持续很久。有学者直言不讳地说,“将官员带到监狱去,吓唬他们,效果只能保持3天——然后他们就忘了!”也许过不了几天就忘得干干净净,然后欲壑难填,该腐仍然腐。


权威人士在人民日报谈了什么

5月25日的《人民日报》,出现了一个“反常”的情况——“权威人士”,就中国经济发表了一番“匿名谈话”。很多关心经济走势,尤其是关注当下股市走向的人们,注意到了这篇“反常”的报道。

Leave a Comment